雨后千寻

—— 吃了两份,什么都没抽到😭😭

作为言白亲妈,卡包一言难尽(´;︵;`)
      

雪盲 - 42[end]

鉴爱书:

午后的阳光温暖地洒在运河旁的石造房顶上。


如果不是因为横生意外,黄濑心想,这一定是一次愉快的旅行。


最终他们在邮局的前面停了下来。


“来这干什么?”黄濑不解。


“你记不记得,我在这里写过一封信。”青峰说。


“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。”


“你想不想知道我在信里写了什么?”


“不想知道。”黄濑说。


“如果是写给你的呢?你也不想知道吗?”


黄濑迎着太阳光,眯了一下眼睛。


“就算是写给我的又怎样?反正你现在也证明不了。”他微笑看着青峰。


“如果我能证明呢?”


“怎么证明?”


“当然是把那封信找出来了。”


黄濑把目光投向矗立在邮局一角的那个超大号的玻璃邮筒。这邮筒里面少说也有几千封信吧。


“你要找出来?”黄濑难以置信地问了一句。


“你就说要是我找到了你看不看吧。”


“你找到了我就看。”


青峰点点头,走进邮局里面,对一个正在收拾信件的年轻邮递员说了句话,对方马上抬起头,瞪大的眼睛牢牢盯住青峰墨镜后面的脸。


“青峰大辉……你真的是青峰大辉!”


青峰对这小邮递员做一个嘘的手势,低头在他耳朵边又说了几句话。


“这,恐怕不行吧……”对方挠着头,面露难色,“我得先去问问前辈,不能擅自做主啊!”


“拜托了。”


小邮递员走出几步又跑回来,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地:“那个……如果我们帮你找到了,可不可以跟我们合影?单独的合影……”


“没问题!我还可以附赠签名。”


“太好了!”小邮递员一溜烟跑到办公室里去了。


过不了一会儿,好几个邮递员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。


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邮递员激动地代表大家讲话:“青峰大辉先生!欢迎您再次来到小樽,来到我们邮局!您放心,我们一定会找到您的信!”


“对!请一定要跟我合影!”另一个已经迫不及待地嚷嚷起来了。


“还有我!”


年纪最大的挥手让大家安静:“我们先开始找信,找到信再合影!”


“好!”


黄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群邮递员。等他们冲向邮筒了,青峰走回到黄濑面前。


“你看,这样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了吧。”


“……我能先告辞吗,这实在太二了。”黄濑说。


“总比我自己一个人找要快点。”青峰回头看了看,邮筒已经被打开,里面的信件倾泻而出,很快就装满了几个纸箱。“我也一起跟他们找去。你要是等不住就在附近逛逛,找到了我打你电话。”


黄濑赶紧逃离了邮局。


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么急着想离开。是真的觉得青峰他们太无聊吗?还是害怕看到那封信真的被找到呢?其实他内心深处是期望看到那封信的,但那封信的背后承载的东西,那些回忆,那些纠结,甚至那些黑历史,如果信被打开,这些东西也会一股脑地全倒出来。


他不知道,自己能不能若无其事地面对这一切。


 


黄濑漫无目的地闲逛,走到车站外面时正好有一班电车开来,他于是进站上了车。电车里人很少,黄濑找了个前后无人的位子,靠窗坐下。他拉下一直戴着的口罩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
电车向着海港的方向开去,开出了商业街区,越接近海边,轨道线两边的积雪也越多,热闹喧嚣和五颜六色渐渐被沉静的白色所代替。在海港边的车站,黄濑下了车。这里下车的只有他一个人。他站在站台上,目送着电车驶出车站,沿着轨道缓缓远去。


靠近海港的人行道上有一些石砌的长凳,黄濑把上面残留的雪拍去,坐在上面。


眺望海港,黄濑看到港湾里停靠着一艘小型货船,几个人在忙上忙下地把船上的货物搬到码头上,一个水手正靠在船舷上抽烟。


一只海鸟飞过来,栖在石凳上,好像跟黄濑并排坐着似的。黄濑转过头看看它,它也转了一下头。


黄濑就笑了。


好悠闲的生活啊。黄濑自言自语地说,如果可以永远过这样的生活多好。和你一起。


几分钟之后,另一只海鸟飞来了。它也栖在了石凳上,挨着前面那只。两只海鸟互相看着,然后互相用细长的嘴给对方理起了羽毛。


“……靠。”黄濑撇开了头。


连鸟都能虐狗了,还有比这更悲哀的吗?


手机发出收到消息的提示音,黄濑打开一看,是星见发来的语音信息。


“黄濑君你好!公司那边还有事情要忙呢,所以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,等一会就登机啦!对了你不用担心,我没有改变主意,我想好了,就算岛村先生容不下你,大不了我们跳槽去别的公司嘛!你放心我永远跟你在一条战线上!”


黄濑也用语音回复:“多谢啦!飞机上好好休息一下,你工作太拼了。”


“嗯!我准备登机了,回见!”


 


黄濑在海边的石凳上一直坐到黄昏时分,青峰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
“你在什么地方。”


“你……找到了?”黄濑问。


“当然。少废话快把地址告诉我。”


黄濑四下里看看。“我在海边,坐电车来的,什么站忘了。”


“那你把定位发给我。”


“你要来?”黄濑不确定地说,“你自己过来没问题吗?”


“我这么大个人能弄丢吗?”


“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,先回酒店再说……”


“发给我你的定位。”青峰不容置疑地重复道。


栖在石凳上的几只海鸟仿佛也听到了青峰的说话声,它们把脑袋从翅膀下面伸出来,先是有一只扑棱了两下翅膀飞走了,接着其余的也都跟着飞走了。


你看看你这人啊,连鸟都不喜欢你!黄濑在心里翻着白眼。但是深知对方脾气的他也只能妥协:“好了知道了,我发你就是了。”


又过了约摸半个小时,一辆计程车远远地在马路边停下,从车上下来一个人。


黄濑站起来,转过身,面朝着青峰的方向。


计程车沿着公路慢慢开走了,白茫茫的海边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。


青峰抬起一只手,他的手上拿着一封信。


黄濑无奈地看看青峰脚下的台阶,终于还是自己走上前去,来到青峰面前。


“以后别身体不好的时候一个人到处跑。”黄濑说。


青峰想了想,说:“那这次依我,以后听你的。”


黄濑有点意外:“今天这么讲道理?”


“这封信是给你的。”青峰把信递到黄濑手上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一年前就写好了。”


黄濑瞥了一眼那封信,信封上只有寄件人一栏写了“青峰大辉”四个字。


“这又没写什么人收,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写给别人的,拿来哄我呢。”


青峰说:“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
黄濑心想看看又不会少块肉,扭扭捏捏的倒像是自己做啥亏心事了,看就看!


他把信封的封口给撕开了。


一张纸片状的东西掉下来,落在了积雪未化的地面上。黄濑弯下腰,捡起。


原来这是一张照片。照片上黄濑坐在露天咖啡馆的桌前,视线自然地投射在镜头的一侧,表情温柔,仿佛正与自己的心爱之人对视。


这张照片上面布满了折痕,似乎被十分用力地捏拢,又被十分小心地展开,摊平。


黄濑一眼就认了出来,这是去年他在那家露天咖啡馆吃早餐的时候,那个喜欢摄影的女生帮他拍的照片。


其实他早就猜到照片被青峰给藏起来了,但是他没想到照片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他手里。


“你不看看信里写了什么吗?”可能是见他看到照片就愣了,青峰提醒道。


黄濑这才又仔细看了一下信封里,里面还有一张纸。对了,他记得那天,青峰确实是写了什么东西塞在信封里的。


他把那张纸抽了出来。


这哪里是一封信。


那张信纸上面,张牙舞爪地写了四个字,加两个叹号。


你这混蛋!!


黄濑看着这几个充满青峰风格的字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而在他笑出来的同时,一滴眼泪从他的眼里毫无预警地掉出来,滴在了纸上。


“你自己说我写得对不对。”青峰似乎还引以为荣的样子。


黄濑又忍不住笑了。


青峰把脸凑到黄濑的面前。“你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?”


黄濑努力地把笑和眼泪都憋了回去,故意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瘫脸。


“好了,信我已经收到了,你可以走了吧。”


“嗯?这么冷淡啊。”


“我之前照顾你是因为你眼睛受伤了。现在既然你好了,那也用不着我陪着你了吧。”


黄濑说完就撇下青峰,顺着台阶径自走了。


“喂等一下……唔啊!”


黄濑听到背后有人摔倒的声音,回过头一看青峰跌坐在台阶上。他想也没想连忙跑了回去。


“叫你别跟着我,自己回去不就是了……”黄濑正想把青峰扶起来,却不料青峰用力一拉,把他也拉得跌坐在地上。


“那可不行,”青峰有点坏地笑着说,“我发现我眼睛又有点模糊了,你是不是该陪我回去帮我上药啊。”


“这算是你的决定吗?”黄濑打算主动出击。


“决定?”


“我说过的吧,分手还是在一起,由你来决定,我不会有任何干涉。”黄濑把攥着信和照片的手伸到青峰眼前,“你专程把这个找出来拿给我看,应该不会只是想让我看一下这么简单吧?”


青峰把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。他的眼睛里还有一点血丝,不过已经好转许多了。青峰用这双眼睛牢牢地看着黄濑。


“你既然都知道了,还要问我?”


 


两个人并排坐在海边人行道的台阶上,海鸟在海面上空盘旋着,归巢的时候到了。


“小青峰,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现在就把话说明了。我不希望今后两个人在一起了,有事还自己在那猜啊想啊什么的,过去的不愉快就到今天为止。”


“我也是这么觉得。”


“首先,我看过你的手机,所以也看到你跟‘松本小姐’的聊天记录了。不管这位‘松本小姐’是不是本人,她说的事情不假,这一点我不想洗白我自己。”黄濑停了一下,看了青峰一眼,继续说下去,“不过,她后来弄成那样我真的没想到,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像她自己说得那么惨。如果你因为她很惨而要回去她身边,我是不会拦你的。对我来说,只有一句话,也许我欠她一句抱歉,但我绝不会同情弱者。”


“我概括一下你上面这些话的中心意思,就是做了坏事还理直气壮,是吗?”


黄濑笑笑:“因为这就是我真实的样子啊。说不定我还得谢谢替我说出了实情的那个人,否则,一辈子保守一个秘密实在是很为难的一件事。”


“你为难吗?你明明是把最为难的事都交给我了。”


黄濑吐了一下舌头。


“如果说,我选择了分手,你真的会像你自己说的那样,不做任何挽回的举动吗?”青峰问。


黄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里,青峰给他的那封信,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那是我对我自己的承诺,所以一定会遵守。但是我心里会很难过。”


“好吧,”青峰一拍大腿,“经过我的深思熟虑,我的意见是这样的:既然你把我女朋友弄没了,那只好由你自己顶上了,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不。”


“简直是非常不要脸。”


“彼此彼此。对了你不觉得坐在这屁股很冰吗?早点回去洗个热水澡躺床上多舒服。”


“也不看看是谁先一屁股坐地上的?”


“你都看见我宁可一屁股坐地上也不让你走了,还不给点面子?”


“OK。那就回去吧。”


青峰握住了黄濑的手。


他们一起站起来,离开人行道的台阶,往车站的方向走去。


 


 


 


Fin.


 


看归档发现这篇文的第一章发表在2015年6月,居然整整两年才完结这拖延症也是没谁了。今后因为各种原因也许不会再写长篇的青黄文了,所以这篇也算是最后一篇长文吧。


因为不擅长回复留言的缘故很少回复文下的评论,但是所有评论都有仔细看,非常感谢每一位,不管是从36开始还是从lft开始,看到这里的你。